今天薄荷糖想吸什么눈_눈

这里薄荷糖ww是个咸鱼cos
目前雷安文不会更了【随缘】
最近就沉迷第五/小英雄啦
凹凸基本淡圈状态√

【第五人格正片】【cp含有杰佣佣园!慎看!勿KY和喷颜~】【感谢你的喜欢ww】
“艾玛小姐,快跑!我来溜杰克!”
“醒醒,你溜不动的。”

杰克: @万年白树
园丁:有小窝
奈布:本po

摄影: @敖红  雨郁  狂魔
后期: @敖红
后勤:麦片  敖红   雨郁
妆娘:修罗
那天台风天没有下雨太好了qvqq

【16号萤火虫场照】
“终于抓到你了~”
“醒醒,你的机子都解完了。”

杰克: @万年白树
奈布:本po

摄影:雨郁
后期:  @敖红

微杰佣向的√ 勿喷颜!勿喷颜!
拒绝ky!!
谢谢你的观看~

内有“猎犬”,注意回避!【R18】【雷安向】

前篇:(1)

 【有OOC!】【幼儿园文风】

【设定是魔王雷狮X吸血鬼安迷修!】

感谢大佬改文! @敖红 




2、
   一路上安迷修不是很安分的跟着雷狮走,想着找个时间溜走。而就趁雷狮转头的一瞬间,安迷修就开溜。然而雷狮发动血契的力量使安迷修离他最远才五厘米范围。

“喂,安迷修,我说你是小孩子吗?居然想开溜那么幼稚的行为。”

雷狮微微嘲笑安迷修一句,张开翅膀继续飞着。

。。。是根本不想和你走

安迷修路上继续不安分的想着如何逃跑,前提是如果没有那该死的血契控制他。

“安迷修,你不偷袭我?”

雷狮转过头看着对方。

“哼,在下可不会做这种小人做的事情,这违背了我的信仰。”

“一个吸血鬼居然也有信仰?哈哈哈哈”

“在下不是那些没理智的种族!!我可是血族!很高贵的血族!”

“不都一样么?你一开始也是和那种所谓“没理智的种族”一样吸我的血~”

“。。。那只是在下刚苏醒。。所以。。”

看见安迷修支支吾吾的,雷狮笑着转回去继续走着。

安迷修跟着雷狮走,也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来到了雷狮所谓的“住所”——废弃的教堂。从外表可以看出,这个教堂经历过一场战争,外表都有些破旧还留有战争后的痕迹。

“我说安迷修,血族都应该是惧怕教堂的吧?毕竟对于你们来说,是教会的失败者。人类都持着他们所谓的“圣物”来消灭你们,不是吗?”

雷狮语气带有嘲讽地看着安迷修。

“在下不是那些低级种族!别让在下再强调多次!而且,血族和人类的战争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,血族如今已经选择退隐,你不许如此污蔑血族!”

血族的血统在抗拒着雷狮的藐视,血族都是高贵的,不容许任何人去踩低。

“哦?最好如你所说一样,那么快被玩死了,就不好玩了。不是么?”

雷狮笑着踢开教堂的大门。

安迷修看着眼前的教堂里面,一片昏暗,根本看不清周围有什么,直到雷狮打了个响指,周围一亮。

正对着祭台上摆放着庞大的十字架,使安迷修咽了一口唾液,不知是不是刚苏醒的原因,安迷修感觉到了来自这圣物的压迫感。

“怎么~怕了?血族骑士~”

雷狮飞过去坐在祭台上翘起腿看着安迷修。

“哼,在下可没有怕,还有你坐在那是对神明的无礼。”

“神?哈哈哈哈哈,你居然和魔王说神?安迷修,你可是天真啊,居然信神。”

“在下的信仰与你无关,所以你就抢占了这所教堂?”

“我可不喜欢住那么大的城堡里,没意思。”

“难道住教堂就有意思了?”

“安迷修,我可不像你们那样,输过一次战争就缩头缩尾的。”

“这是对血族的不敬!恶党,你要对你的言语付出代价!”

安迷修手中呈现出双剑,向坐在祭台上的雷狮冲去。顺带把十字架砍塌了。很不爽。看着那个自以为是的雷狮更令人不爽。

“轰——”

祭台被安迷修摧毁。却没有看见雷狮的身影。

“滋啦——”

一道雷电向安迷修劈去,安迷修急忙躲闪到一边,再快的反应也快不过雷狮的速度。几束发丝被雷狮的闪电劈焦。

可怕的力量。

“安迷修,不要不自量力。”雷狮动了动手腕,血契的力量再次束缚住安迷修,使安迷修动弹不得。

“安迷修,既然你想反抗我。那我就干脆让你反抗不了吧~”

说着,雷狮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条锁链,将安迷修铐住。然后将人扛在肩膀上,往地下室走去。

“恶党!放下在下!你有本事就别用血契!”

雷狮把安迷修带到了地下室的地牢里,一把把安迷修丢了进去。

“你就乖乖呆在这吧,等你什么时候学会“安分”这个词语的意思,我再把你放了。”

“恶党!把在下的锁链解开啊!!”

雷狮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似的,走出了牢房,顺带用法力把牢门锁了。

“混蛋恶党。。。”安迷修小声地说着,看了一下牢房的环境便闭上眼开始闭目养神。

安迷修忽然听见一丝细微的声音,似乎从墙角传来的。安迷修微微睁开眼警惕地看着墙角位置,墙角的茅草被扒开钻出了一个小女孩。

“欸?啊。。对。。对,对不起,大哥哥。我。。我并不知道有人在这。但是。。但是求求你让我留在这好吗?”

小女孩说着忽然就流着眼泪抖着身体,安迷修听着小女孩娇小又微弱的声音,加上身上脏兮兮的,似乎还有若隐若现的伤痕。安迷修心里像有针扎了一下。

“小姑娘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啊?虽然哥哥也很想和你呆在这里,可是这里有一只特别可怕的大老鼠会吃掉你的哦。”

当然,这只是吓唬小朋友用的。

“呜。。。我。。我被父亲打,他每次从外面回来就打我。。我受不了就跑出来了。他追着我。。我无意中发现了这里的。”小女孩吸吸鼻子,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难过。“所以,大哥哥让我陪你在这里好不好?有大哥哥在,我不怕大老鼠的!”

“不幸的孩子。”

安迷修挣了挣锁链,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开,混蛋恶党居然用力法力!

“大。。大哥哥,你没事吧?你为什么会被锁住呢?”小女孩看着安迷修手上的锁链,担心的看着。

“不用担心,我没事的。我只是不小心被坏人锁住而已。”

“小姑娘你坐过来吧,在下给你说个故事。”

“可以吗?”

“当然,请美丽的小姐坐下吧~”

安迷修让小女孩坐在自己的斗篷上,靠着自己,开始讲诉着自己以前是骑士时候的故事,如何帮亲王打仗,如何把魔物一个一个消灭掉。

直到小女孩开始困了,安迷修看着小女孩慢慢睡着。看着小女孩脸上谈谈的笑容,安迷修忽然觉得,这不正是自己所追求的么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雷狮和卡米尔说完话后转身走去地下室。

刚打开地下室的门,雷狮闻到了安迷修和另一个生物的味道,是人类。

雷狮寻着人类的味道来到了安迷修的牢房前,看见有个小女孩正靠着安迷修安心地睡着,而安迷修却没有任何反抗。这副场景使雷狮越看越不爽。直接踹开牢门,一把把安迷修扯过来。而小女孩也被惊醒倒在旁边的茅草上。

“恶党!!”安迷修挣脱开雷狮,蹲下问小女孩,“你没事吧?有没有摔伤?”

没等小女孩回答,雷狮牵着安迷修的锁链,把他扯进自己怀里。

“安迷修,胆子可不小啊?居然在主人面前与别人...”

“你不要胡说!”安迷修还没等雷狮说完就打断了他。“恶党,你有什么冲我来!放了她!”

“你快放开哥哥!大坏人!你为什么要抓他!”小女孩冲上去锤打着雷狮的腿,在雷狮身上完全不痛不痒的。

雷狮用力地踢开小女孩,一把扛起安迷修就走,顺带把牢房门锁了。

“唔!恶党你想干什么!”

安迷修被雷狮丢到床上,雷狮把锁着安迷修手的锁链解了,继而压上。

“呵,你觉得我要干什么?”

“恶党!你。。唔。。。”

雷狮忽然往安迷修肩上狠狠咬了一口,留下了一圈牙印,甚至有些出血。可没过多久痕迹就被消去了,这该死的自愈。

安迷修的手被雷狮抓住往上压,雷狮钳制安迷修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雷狮的这个吻是带有粗暴和侵略性的,雷狮的舌扫遍了安迷修的口腔,雷狮甚至还恶趣味地调戏安迷修的尖牙。

有些不舍的离开安迷修的唇后,雷狮忽然发现安迷修惨白的脸色居然有些发红。有点意思。雷狮舔了舔嘴唇。

“安迷修,我教教你如何来服侍主人。”

雷狮碰了碰熟睡的安迷修的脸,在安迷修身上的痕迹已经快消失了。雷狮替安迷修盖好被子,然后用法力变出一条长长的锁链,把安迷修的左右手锁到住。锁链的源头连着床头。

法力做的锁链够长,安迷修的手完全没从被子里露出来。雷狮轻轻的亲了一下安迷修的脸,随后披着披风走了出去。

雷狮来到刚刚关安迷修的牢房前,发现小女孩居然还没走。

“人类,你居然还没走,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。”

小女孩抱着膝盖,抬起头瞪着雷狮。

“你把大哥哥怎么了!”

地下室原本就不透风,雷狮忽然感到了一阵风,撇了一眼墙角的洞。

“关。。。关你什么事。快说你把大哥哥怎么了!”

看着小女孩害怕却又担心的样子,怪不得安迷修那个笨蛋会护着他。这样想着的雷狮笑了笑,

“他?他为了保护你,向我求情放你一马,他快死了喔。要不,你用自己的命去救他?”

小女孩闭上眼睛说“那请你动手吧,这样能救回大哥哥的话。”

小女孩的回答要雷狮出乎意料,但是很快他毫无犹豫地掐住小女孩脖子。

失去呼吸,渐渐手脚冰冷的小女孩倒在地上,雷狮微微动了法力让冰凉的尸体慢慢消失。

“。。。嘶。。混蛋恶党。。”安迷修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动了动手腕 发现自己的手腕被铐住了,但安迷修还是解不开这法力。

“你在骂谁。”雷狮冷漠地坐在床边看着安迷修。

“。。。。你把那个小女孩怎么了。”

安迷修并没有回答雷狮问题,而是再次给雷狮抛出问题。

“我过去看的时候她已经从墙角的小洞跑了哦~”

“。。。真的?”

“你这是不信任你的主人么?她走的时候我还做了消除记忆的法术,这样她就不会记得你了。”

“。。。太好了。。至少,她经历只是一场梦而已吧。”

“希望是吧。”

安迷修低下头看着自己锁链沉思着什么。

雷狮起身走出门的时候,抛下一句“安迷修,你永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
就这样被欺骗的安迷修也是挺可爱的,不是吗?越来越想告诉他真相后,脸上又生气可笑地表情流下眼泪。

雷狮坐在祭台上微微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TBC】

内有“猎犬”,注意回避!【R18】【雷安向】

第一次写雷安向文。。感谢 @敖红 修改文!

【OOC有】【雷安向】


【不喜勿入!!】

【幼儿园文笔X】

1、


雷狮坐在椅子上喝着人类称为“啤酒”的东西,双脚搭在桌子上看着自己手下。


“唉,雷狮老大,你知道吗?最近这个传闻可火了,传说西边一个城堡里有一个沉睡的吸血鬼,而且啊,更好笑是这个吸血鬼是帮人类那边的!后来为了不伤害人类把自己封在里面。”


帕洛斯笑着撑着下巴看向雷狮。


“哦?那你就是想要我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看一下那个所谓的“帮助人类”的吸血鬼?”


雷狮挑眉看着帕洛斯,使帕洛斯背后一凉的抖了一下。


“啊,但是雷狮老大,只是去看一下而已,难道你对这么一个“正义”的家伙不好奇?说不定~能将他拉拢过来?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就他?连做我“猎犬”的资格都没有!不过,看看也无妨。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~”


雷狮起身准备走的时候,卡米尔叮嘱了一句。


“大哥,不要乱来,小心为上最好。”


看见雷狮甩了甩手表示要自己安心,就张开黑色翅膀飞了出去。


过了一段时间,雷狮来到传说中的城堡,城堡宏伟的使雷狮吹了口口哨,然后悠哉悠哉的走了进去。


“哦?”雷狮注意到城堡墙上钉着一张照片,照片虽然是黑白色,甚至有些褪色的迹象,但是不难看出相片拍的是一个骑士模样的人。


照片背面写着:


【祈祷骑士安迷修永眠结束】


雷狮笑着把照片撕下来,瞄了眼照片上的骑士,把照片拿着往深处走去。


走到深处,雷狮进了城堡里面唯一一间房间,进去后只看见一个棺材对着巨大窗户,走近一看发现窗户已经被打碎的七七八八了,应该是魔物走的时候直接撞出去的。


雷狮打开那唯一一个完整的棺材,发现照片的主人躺在里面。心脏的位置被人钉了一个木桩,可安迷修的表情却是笑着的。


靠近些看,雷狮感慨着,不愧是吸血鬼,保养得真好。雷狮伸手捏了捏安迷修的脸,吸血鬼就是吸血鬼。沉睡了那么久皮肤还那么好。啧啧啧。雷狮起身在房间里看了一圈,又将视线看回安迷修。


雷狮把照片揉皱丢开,手又开始不安分在安迷修身上摸着,忽然碰到了在安迷修心脏的那个木桩,心念一动便将木桩拔了出来。他看了看棺材里的安迷修,又看了自己手上的木桩,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
“啧”雷狮把木桩丢开,感觉被帕洛斯欺骗了。准备回去找帕洛斯算账的时候,感觉到有人在他背后袭击,准备转身的时候被抱住身体。


是他?

雷狮看着本来睡在棺材里的安迷修往自己脖子狠狠咬了下去,因疼痛而“啧”了一声。


吸血鬼的尖牙在自己皮肤上的感觉并不好受,而且感觉到安迷修那长发发丝缠上自己的手。感觉到自己血液慢慢流失,但是雷狮不会死,只是因为他是魔物的魔王,身为“王”可不会因为这样失血而死,毕竟自己和外面所谓称“王”的魔物不一样。


雷狮看着对方慢慢松开自己,一把扯住对方的头发将人扯开后往墙上用力撞去,原本被封印还没恢复好的安迷修加上雷狮突然的撞击咳出了血。


雷狮上前一把抓住安迷修的手,在安迷修手腕处割了一口子,开始小声念着咒语,安迷修手上的血慢慢流下形成了法阵,雷狮把自己手臂割破,血滴落在法阵上。


“我血契的对象。。可是便宜你了啊~”


雷狮笑着看一脸懵的安迷修。


融合了两个人的血液慢慢变成枪,往两个人心脏刺去,虚弱的安迷修被这一冲击又咳出了血。身为一个吸血鬼,却落得如此狼狈。雷狮戏谑地看着浑身都是血的安迷修。

疼,好疼。。安迷修额上渗出冷汗,手紧紧握着。都说血契是在彼此心脏相连,所以疼痛是无法忍耐的。也意味着这人的重要性。可雷狮却什么感觉都没有的看着安迷修,直至心脏刻下了双方的名字。


法阵慢慢消散,血契已经完成了。


雷狮笑着抬起对方下巴。


“安迷修 对吧,以后你就是我的“猎犬”了。”


“。。唉?”


安迷修还在刚刚的疼痛中缓过来,完全没有回过神来。


“是我把你复活,从沉睡中敲醒你的,该起床给我干活了~”


安迷修可能一辈子都没想过,把自己弄醒的人不仅是个大魔王,还是个性格劣质的魔王,嘴角时不时抽动一下。


安迷修站起身来,可是身子还是虚弱的,根本没有站稳,脚一软便又摔了。雷狮抓住安迷修的下巴,额头抵着额头。


“啧啧啧,吸血鬼,不用给本王行如此大礼,以后我说什么,你就做什么就够了。”


被抓住下巴的安迷修说话有些不自然。


“憋吧在哈鱼洗薛贵比!【别把在下与吸血鬼比】”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
雷狮被安迷修这副样子逗笑了,放开了安迷修。


“你不是吸血鬼,那你是什么?”


“在下是血族!别把在下与那些没有理智的种族相比!”


安迷修认真又可笑的样子让雷狮有些动摇,呵,真想把他留在身边狠狠地欺压他。让他那副好看又好笑的脸哭出来。


这件事后,雷狮与卡米尔报信后,便在安迷修的城堡住下了。这一住就是几个月。过了大概几个月,雷狮住在安迷修城堡里,完全没有想走的坐在位于城堡正中央象征“王”的座椅上,两只脚搭在座椅的扶手上,悠哉悠哉的打了个哈欠。


“我说安迷修,你以前就待在这个无聊的城堡里?还真是闲啊。”


“不准你无礼,这个可是亲王死前交给我保管的城堡,我曾发誓过要保护好这个城堡,可惜。。我沉睡后就被你们这群恶魔给弄毁了。”


安迷修凶狠的眼色看了一下雷狮。


雷狮勾起嘴角,居高临下地看着安迷修。


“安迷修,你就是这样对主人无礼?”


安迷修感到脖子被掐住的蹲下,大口大口呼吸着。


“恶魔。。你对我做了什么。。”


“我可不是恶魔啊,安迷修”


雷狮把安迷修下巴抬起来,刚好正对着雷狮深邃略带紫色的眼睛。


“我可是连恶魔都不敢惹的,魔王。”


“。。。。呵,和你也挺符合的,魔王。”


“难道,你父母没教你,和人聊天要叫对方名字么?安迷修?我的名字可是深深刻入了你的心脏啊。”


“呵,在下出生就是血族,只有师傅照顾在下,但是,在下可不是你能随便嘲讽的,恶党。。”


安迷修生气的瞪着对方。


“哟,脾气还挺大的。”


雷狮向安迷修慢慢走出去。


“安迷修,我在这里住厌了,我要回去,你也要和我一起。”


“允许在下拒绝。。。”


“哦?狗不应该听主人的话么?”


“抱歉,在下可不是。。。?!”


安迷修感觉到自己被迫压着,慢慢半跪在雷狮面前。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安迷修,你还是太小瞧血契了啊。”


雷狮大笑着,把安迷修的下巴抬起来。


“恶党。。。”


“好了,跟我回去,最多。。。我帮你把这个城堡拆了?”


“你敢?!”


“啊啊,生气了生气了~行了,我会叫人帮你把这个城堡掩盖住的了,任何人都看不见他,除了我以外。”


雷狮笑着慢慢放下安迷修下巴,准备走开的时候补充了一句。


“代价就是你必须跟随我,一辈子。”


“哈?凭什么。。。?”


“凭我是你主人。”


雷狮笑着举起手给对方看手上的纹咒,安迷修突然感觉自己心脏开始加速,喉咙干的要命的看着对方。


“如果你不听话,我就把你弄死,然后复活,然后继续弄死,一直重复到你听我为止。”


雷狮笑着看一脸恶意眼神的安迷修。


【TBC】

【凹凸世界嘉德罗斯COS】
啊 来自我cp @敖红 的返图ww
希望不要喷颜丑XX【因为进展子的时候已经融了差不多全靠后期X】感谢喜欢ww